中央电视台:于国富律师参加央视《对手》节目录制

 

<本节目完整视频:http://jingji.cntv.cn/20101106/100012.shtml>
 
  双方在一个小时的节目中,先后对一刀切收费到底是为了收费还是为了维权?;这种收费方式到底能不能有效保护国产电影的著作权;以及在维权的同时会不会造成侵权三个方面的论题进行了辩论。期间还与到场的多家国内著名财经媒体和观众进行了互动。通过辩论与互动,场上场下各方都认同收取版权费的必要性,也都表达了希望国产电影健康发展,著作权人权益得到保护的美好愿望,但对对谁收费?如何计费?谁来收费?等问题红蓝双方嘉宾则各持已见,进行了激辩。如果你是对这一话题感兴趣的观众,敬请在11月5日晚21:55分锁定央视财经频道,收看《对手》节目之《电影版权费该不该一刀切收取?》
中央电视台:于国富律师参加央视《对手》节目录制
央视《对手》栏目现场蓝方嘉宾

  双方在一个小时的节目中,先后对一刀切收费到底是为了收费还是为了维权?;这种收费方式到底能不能有效保护国产电影的著作权;以及在维权的同时会不会造成侵权三个方面的论题进行了辩论。期间还与到场的多家国内著名财经媒体和观众进行了互动。通过辩论与互动,场上场下各方都认同收取版权费的必要性,也都表达了希望国产电影健康发展,著作权人权益得到保护的美好愿望,但对对谁收费?如何计费?谁来收费?等问题红蓝双方嘉宾则各持已见,进行了激辩。如果你是对这一话题感兴趣的观众,敬请在11月5日晚21:55分锁定央视财经频道,收看《对手》节目之《电影版权费该不该一刀切收取?》

中央电视台:于国富律师参加央视《对手》节目录制
央视著名主持人王凯

  以下为嘉宾精彩观点:

  孙路弘:“一刀切”这个词最早来自于一个印刷术语,一刀切是什么意思呢,效率高、速度快,这就是一刀切的说法,那么我们对方的意思显然说,一刀切不合理。那我们看看一刀切的核心含义是什么?是效率。我刚才说了,在今天这么广泛存在着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下,我们能够眼见着它继续发生吗?我们能够因为说我们没有一个办法,没有一个过程,我们就忽略这个结果?收费仅仅是为了维权的目的,维权才是真正的核心。

  汪涌:大家都能看到一个现实,我想就是中国的电影票房最近几年每年是20%的增长,今年有望突破一百个亿,应该讲,现在这个中国的这个电影市场应该是一个良性的健康一个发展态势,这么一个状态中。那么也在这个情况下,如果我们现在说,我们今天的电影著作权保护还不如十年前,恐怕政府不答应,老百姓也不会承认。这是一个问题。也就是说我们国产电影的著作权在没有影著协的情况下,已经保护的很好。

  陈斌:就是程咬金跳出来半路上景阳冈的时候,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他得说理由,当有人跟我们收费的时候,我们不禁想问此山是你开的吗?此树是你栽的吗,从来不想是免费午餐,但是不想把餐钱交给没有给我做饭的人,更有人再次跟我们收费,允不允许我们切身问一声,你谁呀?

  侯宁:只有保护好著作权人的权利,才能更好地保护经营者和的权利。小平同志说,科学技术是生产力,那么我想是知识产权也是生产力,保护知识产权才是保护一个国家长久发展的根本,也是保护广大经营者和消费者的根本。我觉得影著协推出这样一个举动,是一个可以说是一个吃螃蟹的举动,尽管它可能有这样那样不完善的地方,但是它给我们的广大影视制作人至少找到了一条比较的出路。这是第一个。    第二个,为什么我们在这儿要推出这个,因为有一个核心的认识,我有一个观点就是,一个国家如果对它的文化思想成果缺乏保护,那么这个国家是没有发展前途的。

  于国富:我有权利知道是什么费用,以及我的费用是什么,现在我不知道就是侵犯我的知情权,另外一个你的收费标准没有和我进行协商,强制性收取,我根本没有接受的服务,就是一个违反了公平交易的原则。

  许延庆:知识产权保护要交费,本身法律规定,只是权利人以前没有主张权利,可能他觉得主张权利太高,这样他找到这样一个组织伸张自己权利,你说增加我的经营成本,这个成本原来存在,只是原来没有承担而已。

 

 

 

  • 中央电视台:于国富律师参加央视《对手》节目录制已关闭评论
    A+
发布日期:2014年07月01日  所属分类:最新动态